手機banner

新聞分類

湖北畜牧腐敗窩案,終于被爆出來了,痛快!

湖北畜牧腐敗窩案,終于被爆出來了,痛快!

發布日期:2018-07-12 作者: 點擊:

湖北畜牧腐敗窩案,終于被爆出來了,痛快!

       最貴不過8毛錢一支的動物疫苗,一般很難進入各路監管部門的法眼——這么點“蝦米肉”,能整出什么花樣來?但正是這8毛錢的“蝦米肉”,卻成了湖北省畜牧系統一群公職人員的重要“營生”。  

 

  湖北省檢察機關根據審計署駐上海特派辦移送的違法違規問題線索進行了查處,結果是,大到省級畜牧獸醫局一個處室的處長,小到地市級畜牧獸醫局下轄一個獸醫站的站長,共27人,憑借一支支最貴不超過8毛錢的動物疫苗,多的受賄1400多萬元,少的貪污公款數萬元到100余萬元不等。

 

  數據顯示,從2008年至2010年,每年中央財政下撥及各省級財政配套用于重大動物疫病疫苗補助經費合計50多億元,這些錢全部用來“免費給農民飼養的家畜打疫苗”,所有疫苗均由各地畜牧獸醫局負責采購。這是一個在反腐領域極少被關注的“偏門”,但經審計發現的貪腐程度和數額之大卻令人瞠目,就連首先發現這個違法違規問題線索的審計署上海特派辦的林洋(化名)處長都驚詫不已。

 

  “難以想象,小小一支疫苗,背后藏著那么大一個黑洞。”這位曾查實過各類貪腐案件的審計處長過去從未想到,動物疫苗是可以摻假的,即使只有幾毛錢還可以拿回扣。“這是政府給老百姓的“民生錢”,這種回扣罪不容赦”,審計人員對這些“蛀蟲”深惡痛絕。

 

  4000多萬元“技術服務費”竟是回扣

 

  作為發現該案件線索的審計人員,李冰(化名)最早關注的是一家國有集團下屬的生物制品公司。審計工作就是要做到——國有資金流向哪里,審計就跟到哪里。

 

  審計發現,這家國企總共有4000多萬元被以“技術服務費”的名義,支付給了一家名為武漢康泰的民營公司。如果深究武漢康泰究竟為這家國企提供了哪些“技術服務”,你會發現,根本沒有任何稱得上是“技術”的服務內容在里頭。

 

  武漢康泰的工作,僅僅是“幫助”這家國企在湖北省動物疫苗采購中中標而已。為此,這家國企不得不每年向武漢康泰這家年年顯示經營虧損的“落魄”小公司支付相當于采購金額6%到13%不等的“技術服務費”。

 

  審計人員牢牢盯住了這筆“技術服務費”。他們反復詢問國企銷售人員,這筆錢究竟用來干嗎?武漢康泰到底提供了什么技術服務?卻沒有一人能說清楚這些問題,也沒有一個人能說出這家拿了公司數千萬元的武漢康泰到底在哪個地方辦公。

 

  在審計組安排下,上海特派辦兩名審計人員就此“摸”到了湖北武漢。在距武漢約半個小時車程的湖北鄂州市葛店鎮經濟開發區的一處偏僻銀行網點附近,兩名審計人員在路邊草草吃了頓午餐后就等著銀行開門。該國企的4000余萬元,就是存在這家銀行。

 

  這里是武漢康泰負責人姜某的老家,而經工商登記核實,武漢康泰公司只有姜某一人。也就是說,武漢康泰所提供的所謂“技術服務”由姜某一人提供。

 

  “技術服務”下到農村,十分分散,資金流向查起來相當困難。在得知審計人員來意后,這家銀行基層網點工作人員并不配合,他們先是四處打電話“核實”審計人員的身份,之后又推說“系統升級”查不出資金流向哪個賬戶,一會兒又說銀行底單被放入一個檔案庫里,“至少要一個月才能查到”。

 

  面對這種情況,審計人員也曾一籌莫展,再等一個月項目現場工作就結束了,沒有結果怎么辦?對方越是設置障礙,審計人員越是堅定自己的判斷,這“技術服務”一定有問題,必須一查到底。

 

  于是,審計人員通過“曲線救國”的方法,通過其他渠道最終還原了這4000多萬元的去向——幾乎全部流進了姜某及其親屬的個人口袋。此后,這筆錢又通過姜某的個人賬戶轉給了若干身份不明的人員。

 

  審計人員一一比對了這些收款者的信息,包括湖北武漢、咸寧、襄陽、鄂州、十堰、恩施、荊州、黃岡、隨州、荊門等地的畜牧獸醫局局長、總工、獸醫站長、重大動物疫病防控中心主任等。

 

  其中,湖北省畜牧獸醫局時任重大動物疫病防控處處長施秋艷拿到的錢最多,手段也最隱蔽——錢被打入他妹夫和侄子的賬戶,總金額達635.46萬元。后經檢察機關查實,另有武漢科爾康公司向其行賄達850萬元。而湖北省畜牧獸醫局另一位處級干部——時任獸醫政藥處處長趙某受賄達341.63萬元。

 

  不找“獸醫”疫苗就賣不出去

 

  這些“獸醫”的權力,遠比人們想象的要大得多。動物疫苗向誰購買,購買多少,全由他們說了算。

 

  這本該是一項國家惠及民生的“三農”政策,但目前來看,究竟有多少農民從中獲益,實在說不清楚。根據我國動物防疫法規定,國家每年制定動物疫病強制免疫計劃,尤其是對高致病性禽流感、高致病性豬藍耳病、口蹄疫、豬瘟等4種動物疫病強制免疫,群體免疫密度常年要維持在90%以上。為動物注射疫苗的錢,中央財政出一部分,地方財政出一部分,接受防疫的動物養殖戶不須為此支付一分錢,就可以每年接受兩次免費的疫苗注射。

 

  以2008年為例,中央財政該項專款共撥付了32億元,東、中、西部地區中央財政分別承擔疫苗經費的20%、50%和80%。其余部分由地方財政承擔。湖南湘西、湖北恩施中央補助80%,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黑龍江農墾、廣東農墾疫苗經費全部由中央財政承擔。同時,對疫苗注射的勞務費,國家財政也采取專項補貼方式,“應免盡免”,惠及農民。

 

  這筆財政撥款的具體經辦單位,也就是疫苗的采購、發放者即為各省的畜牧獸醫局重大動物疫病防控處。而施秋艷通過武漢康泰公司的姜某與上述國企建立聯系后,為其疫苗中標提供了極大便利。他把“獲得部級獎勵”、“注冊資金達到1個億”等作為疫苗類評分標準加入評分細節中,借此提高分值,助其順利中標。

 

  一名供職于上述國企的疫苗銷售人員曾在接受審計人員詢問時稱,如果沒有這筆6%到13%的回扣,即便像他們這樣產品質量有保證的大型疫苗供應商,在競標過程中也無法保證中標,“其他地方或民營疫苗生產商都能給這個價,我們如果不給,根本生存不下去。”

 

  這種說法在湖北省2011年至2013年動物疫苗政府采購招投標中得到驗證,武漢科爾康公司與施秋艷建立了聯系,在支付其850萬元的好處費后,使另一家地方國企得以在動物疫苗采購的補標中中標。

 

  疫苗招投標全程由第三方機構負責實行,看上去公平公正,實際上貓兒膩很多。一家疫苗生產企業,先要進入招投標的“大池子”里,才有資格參與之后的各項采購。但招投標的規則,并非一成不變。

 

  施秋艷的做法是,為關系戶“量身定制”招標規則,確保其中標,并從中獲利。

 

  僅據施秋艷一案,湖北省檢察機關就順藤摸瓜查明了湖北省各地方畜牧獸醫機構相關人員在動物疫苗的采購及管理中的各種貓膩兒。判決表明,畜牧獸醫機構普遍存在倒賣國家采購的禽流感、口蹄疫等動物疫苗,收受疫苗銷售商賄賂,虛開動物防疫經費發票等情況30余起,案件覆蓋該省所有地、市、州畜牧獸醫機構。

 

  畜牧系統貪腐的“冰山一角”

 

  2015年年初,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對審計移送的上述違法違規問題線索出具了刑事判決書。施秋艷受賄1485.46萬元被終審判處無期徒刑,另有26名湖北畜牧獸醫系統相關人員涉案。

 

  湖北窩案或只是畜牧獸醫系統貪腐的“冰山一角”。

 

  審計人員告訴記者,僅在對上述國企2010年度的財務收支審計中,至少發現4家與武漢康泰類似性質的、收取巨額“技術服務費”的公司——除武漢康泰外,還有其他4個省市各一家。該國企的畜禽疫苗年均銷量占全國銷量的25%左右。2014年,該國企在全國十大動物疫苗公司中排名首位,其中湖北、四川、重慶、河南、江蘇、山東等省銷量較大。

 

  江蘇省一名養雞場經營者曾告訴記者,他所養殖的雞苗全部使用自己從正規渠道購買的疫苗,而非國家提供的免費疫苗,“我們合作社大多養殖戶都是自己買疫苗。有些免費疫苗是假的,不敢用。”而一些個體的零散養殖戶則更多并不知道有“免費疫苗”一說。記者隨機采訪了江蘇、山東、湖北3地的農民,他們告訴記者,自己飼養的家禽從未享受過由獸醫站提供的免費疫苗,相反,“打疫苗一般都是收費的”。一個基本判斷是,在缺乏權力監督的情況下,施秋艷之類的人員可以憑借手中權力進行肆意尋租。

 

  審計長劉家義曾說過,高度關注“小官貪腐”等發生在群眾身邊的違法違紀問題,及時糾正侵害群眾的利益問題。據悉,湖北施秋艷案,是審計機關近年來查處畜牧獸醫領域的第一案,27名涉案人員共受賄、私分國有資產、貪污3600余萬元,僅一名基層獸醫站站長就貪污107萬元。審計工作在反腐肅貪、維護民生方面依舊任重道遠。


本文網址:http://www.znbqcw.tw/news/410.html

關鍵詞:河南畜牧腐敗供應商

最近瀏覽: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郵箱
郵箱
地址
地址
免费快乐8软件